您当前位置: 93913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可穿戴的“舌头鼠标”,催生“黏腻”人机交互的新想象?

可穿戴的“舌头鼠标”,催生“黏腻”人机交互的新想象?

2020-10-09 来源:脑极体 作者:海怪

摘要:未来我们也许可以做出来一种模拟舌头味觉以及触觉的可穿戴装置,可以在未来完全虚拟的世界中,模拟人类真实的进餐和接吻这类真实触感体验。
还记得斯皮尔伯格电影《头号玩家》当中,男主韦德购买的那件体感衣吗?其中最为令人心动的一幕就是,即使在虚拟世界当中,当韦德握住虚拟女友的手掌的时候也依然能够感受到女主手心的温度。
这一点正是未来人机交互、“人机人”交互应该有的模样:显然,清晰逼真的视觉、如假包换的听觉模拟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对于人机交互的需求,能模拟出触觉等体感信息,才能真正让人们获得相隔千里又身临其境的感觉。
这还不够。佛家讲“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有情通道,显然我们的感觉器官还有可挖掘的地方。除了视觉、听觉、鼻子的嗅觉和身体皮肤的触觉之外,我们还有舌头的味觉以及触觉。
也许是我们大多数人感知系统过于健全,因此会陷入思维盲区,我们常常把嘴巴和舌头当做语言交流的工具,却绝少想到将舌头这一感觉器官用在人机交互当中。
不过,现实中真有人想到了。最近德国的一名设计师就发明了一种“用舌头控制电脑”的可穿戴设备,极具脑洞感的设计,简直为我们打开未来人机交互的众多可能的想象力。
这一被称为“舌头鼠标”的奇怪设备,乍一听感觉非常离谱,仔细琢磨却又新意满满。那么,这一设备的设计初衷是什么,还有哪些场景可以应用,有没有与此类似的可穿戴交互设备出现,未来的人机交互可以有哪些新可能?
这一切都非常值得想象。
舌头鼠标的“黏腻”灵感
这件“舌头鼠标”是这位德国设计师为获得科隆设计学院的硕士学位而做的毕业作品,所以从成品来看还有一种实验室的“粗粝”质感。设计师把这一可穿戴设备叫作“Tong”,其原理就是通过舌头对控制器的操作,来实现与计算机的交互。
具体的用法是,人们可以将这个“舌套”放进嘴巴上颚,形状类似牙齿矫正器,用自己的舌头前后移动设备内嵌的一小块磁性材料来作为输入信号,通过放置的用户耳朵后的Wi-Fi模块将输入信息传输到其他连接的设备上,用以控制相关操作。为此她还开发了一个简单的桌球游戏来演示这一设备。
出于安全性和卫生考虑,Tong的材料采用一种热塑性素材PETG,然后可用每个人不同的牙印在上面制成贴合上颚的固定器。电子设备则用一层薄膜样的硅材料密封,避免穿戴者受到电击。
根据设计者的介绍,这一设备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她的骑马经历。在骑马的过程中,骑手很多时候都是通过手拉缰绳来和马嘴之间进行触觉交流,人可以通过缰绳来影响马的姿势,而马也会根据感觉到缰绳的力度来调整动作。骑手要做到跟随马匹的突然运动(比如甩头)来运动,避免伤害到马的嘴巴或舌头。
设计者被这种“通过最轻微触碰,产生交流”的想法非常着迷,这类似于《阿凡达》中潘多拉星球的纳威人通过外露的神经与动物达成“融为一体”的交流一样。而现在设计者把人和马的触碰交流换成了“人机交互”。
这一设备设计的初衷有一定是“即兴之作”的成分,但是其却有一定的实际用处。对于极少数手臂缺失的残疾人或者渐冻症等患者来说,Tong就大有用处,可以帮助他们更方便的控制轮椅、指挥鼠标等等。当然,对于经常双手忙到飞起,恨不得需要第三只手来操作一些简单功能的设计师或者专业游戏者来说,Tong未尝不是一种新的思路。
但实际上,这一作品还有着一个更重要的启发,那就是在我们进入未来全部虚拟现实的世界中,如何能够在人机交互中更全面的模拟感官感知,而舌头的味觉和触觉是其中绝不容易忽视的一环。
走向“触感”人机交互的可穿戴设备
如果细心留意的话,我们会发现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可以获得丰富感知信息的大宝藏。虽然我们现在已经习惯通过视觉、听觉等接受外界刺激以获得快感,但是其他感觉也是我们的快乐之源。
以舌头为例,舌头表面有无数突起的舌乳,就像花蕾一样,可以感受到甜酸苦辣咸的味道,这是我们大多数饕餮者真正的幸福来源之一。并且我们的舌头足够灵活,有三排不同方向的肌肉,辅助我们的咀嚼、吞咽和言语活动,此外还可以帮助我们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受舌头的味觉启发,有研究者就在尝试用电在舌头上制造各种不同的味道,而制成各种味觉装置。日本明治大学的一位博士就受到在“食物中加入电流可以改变味道”的启发,发明了一把“电力餐叉”,通过注入少量电流就可以让任何食物变得更有“咸味”,从而减少人们对盐的摄入量,妥妥地抗高血压神器。
理论上改变电流的大小,可以营造出不同的味道。虽然实际上没有多少人会真正去拿一把通电(电量极小不会有伤害)的叉子去进食,但是这也同样给我们启发。未来我们也许可以做出来一种模拟舌头味觉以及触觉的可穿戴装置,可以在未来完全虚拟的世界中,模拟人类真实的进餐和接吻这类真实触感体验。
当然,“舌头传感器”的画面过于“黏腻”,但和VR眼罩、可穿戴皮肤一样并非不可想象。类似的装置我们还可以延伸,那比如可以获得真实触碰感觉的触觉手指或者手套。
现在我们在进行在线视频和在线游戏的时候,也只是同样通过视觉和听觉来获得信息,再经过大脑分析变成相应的情绪和感受,而触觉才是让人们感觉更真切的体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要用“我不是在做梦,然后狠狠地拧一下自己的胳膊”这种套路桥段的原因。
一家东京的设计工作室就开发了一种称作“Fulu”的手指上的触觉设备,用户只要带在手指上,就可以体验到各自虚拟的触碰感觉。在演示中,当手机画面虚拟地接触到不同材质的物体,手指就可以接收到类似材质的触摸感。
如果是在远程对话中,用户通过这个手指传感器触碰物体,与此配对连接的用户的设备在另一边也可以获得这一触碰感。
而这一发明绝对是异地恋的福音,未来对于隔空示爱、求抱抱的“过分”要求,也能部分的实现拉手手了。对于那些云养狗、云撸猫的用户,也都可以通过这种设备来体验猫猫狗狗的真实触感。
以上这些还只是有“小打小闹”的实验室性质,真正具有商业价值的就是全沉浸式体验的VR游戏,帮助游戏玩家获得全身体感设备提供的超视听的真实触感体验。
这类Full body haptic suits(全身触觉套装)加上触觉反馈手套,可以获得一种完整的触觉反馈感受,可以复制柔软的抚摸感,也可以感受强力的冲击感,模拟在虚拟世界中的亲密接触和打斗动作,在身体安全承受的范围内获得如临现场的真实触感。
此外,为给用户增加嗅觉体验,也有商家研发出可以释放不同味道的香水罐面具,可以在一些特定游戏场景中,来增加用户的嗅觉体验。
可以想见,未来几年,全方面模拟人体的视、听、嗅、尝、触的可穿戴设备将大行其道,为这个即将到来的沉浸式虚拟世界做好准备。
直面那个无处不“虚拟”的未来世界
几年前,科技界一位大佬曾说过,我们总是高估一到两年能够做到的(热门技术),却总是低估五到十年能够做到的(技术变革)。
如今来看,这句话仍然散发着智慧的光芒,就在于其中包含着一种“长期主义”的技术信念,我们应当对于前沿技术始终保持一种宽容和耐心,尽管可能从一开始这些技术看起来非常的幼稚或者可笑,但很可能这些“离经叛道”的技术突破就会掀起一场人类技术生活方式的滔天巨浪。
就如我们今天所介绍的可穿戴设备中这些比较另类甚至“黏腻”的人机交互设备,未来大概率会成为日常生活的主流。
极具真实未来感的《头号玩家》,给我们描绘了一个2045年的人类在现实废墟至少建立起的一个虚拟“绿洲”世界,人们几乎完全沉浸在虚拟游戏当中,花费绝大多数的时间和精力,人们的社交、情感关系以及财富大多都要建立在这一虚拟世界当中,为了获得如同实际生活的体验,人们会尽可能将自己的感受给虚拟化。
我们将通过这些虚拟化设备体验前所未有的场景,可以去探索深海、宇宙,去火星漫步,也可以去过别样的生活,做自己头脑当中的“王者”。
当然,我们也可以得到非常不一样的人生体验。今年2月,一位韩国妈妈通过VR技术看到了几年前去世的女儿,当中正是利用了触觉手套,可以在虚拟场景中再一次感觉触碰到了女儿的身体。这一刻让人动容不已。未来很多人将会把自己或者父母、爱人、孩子变成这样的虚拟形象,完成数字化“永生”的重塑,而我们又可以一次次通过沉浸式的体感设备来保留更加美好的回忆。
佛教经典的《心经》当中核心揭示的那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奥义,其实正在通过这些全身感官的可穿戴设备来实现,我们的身体体验看起来真实不虚,但实际上都是可以通过模拟刺激信号来获得,我们以为的真实不虚,实际上都是一系列主观加工的感受。
在这个第一次为期八天的小长假里,如果你孤身一人看电影煲剧玩游戏,那么你很可能希望会有用这样一套设备来体验一把非常“黏腻”的虚拟生活。如果你能和家人一起或者呼朋唤友的聚会游玩,那么还请珍惜这一时光。
其实,《头号玩家》最终要告诉我们的是:在未来与真实的伴侣面对面的时光,将是多么的宝贵。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93913虚拟现实

相关阅读